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动态 > 正文

讲座回顾丨“日本学研究智库大讲堂:国际局势变化与中日关系”线上系列讲座”(第六讲)|世界大变局与中美日战略选择

【来源: | 发布日期:2020-10-22 】

刘江永(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长聘教授,博士生导师)

嘉宾简介: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长聘教授、博士生导师。曾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美国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1996年评为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2003年以来历任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现兼任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及外交部有关单位咨询专家、教育部重大攻关项目和国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项目首席专家、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副会长、中国外交学会理事、中日友好协会理事等。迄今单独及合作出版专著40余部,发表论文及专业文章500余篇。主要研究方向是东亚地区国际关系、日本政治外交与中日关系等。

按:10月15日,刘江永教授做客“日本学研究智库大讲堂——国际局势变化与中日关系”线上系列讲座,分析了世界国际形势变化和中日关系,以及世界大变局下的中美日三国战略选择。以下将主要内容与大家分享。

中美日关系在世界大变局的背景下正在发生变化。日本作为我国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虽然其外交具有一定的自主性,但依然受到美国以及中美关系的影响。本讲主要探讨四个方面:(1)百年未有之世界大变局的几大看点,(2)世界格局大变动的百年规律:“世界老二”易位,(3)2020年:全球防疫与百年未遇大变局,(4)世界格局的前景与中美日三国的战略选择。

一、百年未有之世界大变局的几大看点

当今世界大变局具有三大特征:一是两种社会制度并存与多种国家模式的竞争与合作,二是未来的时代主题将是可持续安全与可持续发展,三是全球国际关系体系即国际格局正在发生新变化。

二、世界格局大变动的百年规律:“世界老二”易位

第一,美国独领风骚逾百年。二战后75年来国际体系演变的历史表明,引起国际战略格局变动及国际政治、经济版图深刻变化的重要因素和标志是世界第二大国的跌落或易位。

第二,战后以来国际格局曾发生三次重大变化。这三次变化的共同特点是,在和平条件下美国保持着世界第一超级大国的地位,而世界“老二”则先后易位。美国打压“世界老二”的主要特征是,联合各方力量持续集中打压,无论是敌是友谁成为“世界老二”都必然成为其打压的目标。

第三,美国是导致苏联、日本衰落的重要外部因素。日本和苏联衰落的主要因素是内因,但其都曾先后跌入美国设下的不同战略陷阱,进而加速了本国的战略透支。

第四,美国针对中国存在多种打压选项。如同中国在经贸、金融、科技、人文等各方面“脱钩”,对中国搞冷战和军事战略包围,经贸制裁大陆取消对香港优待,在南海、东海进行军事挑衅,冻结中国海外资产以及支持分裂势力和“反体制势力”等。

三、2020年:全球防疫与百年未遇大变局

一是,从传统国家安全格局看,中美关系是我国对外关系面临的主要矛盾。但从非传统安全领域看,全球新冠疫情与人类健康是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

二是,新冠疫情爆发后,客观上在传统国际关系格局之外,促成了一种新的“非传统国际格局”的出现。但传统国际格局中的霸权主义因素依然是全球防疫等非传统国际格局的重要干扰变量。

三是,人类需要全球协同主义思想,即鼓励人心向善,扶弱济贫,引导人类善于发现共同利益、共同安全、共同发展、共同价值而相互合作的思想体系。

四、世界格局的前景与中美日战略选择

首先,未来是否出现中美两极对抗格局?未来10-20年中国经济规模和软实力可能超过美国,但在综合国力中硬实力的某些方面仍可能与美国存在差距。另外,中国模式不同于苏联模式,中国既不称霸也不结盟,同时大多数国家不希望看到所谓中美两极格局的出现。

其次,中美是否可能出现调整机遇?中美之间的结构性矛盾难以解决,但中美关系与美苏、美日不同,双方存在共同利益,并有关系触底反弹的可能性。

第三,中美应该如何进行未来战略选择?努力避免中美两国全面对决的“两级对抗”国际格局,争取实现中美“两超”竞争合作的“两超多元”格局,理想目标是以联合国为中心实现多元一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

第四,日本面临哪些历史性战略选择?一是积极参与和平多边主义还是再度加入暴力强权多边主义之间的选择,二是坚持开放地区主义与国际协调还是搞排他集团以中国为竞争对手的选择,三是利用中美对立从中渔利还是促进中美协调的选择,四是从中日两国大局出发妥善处理两国争议问题还是与“台独”势力等为伍的选择,五是囿于冷战思维与中国搞战略对抗还是树立可持续安全的新安全观,与中国建立具有建设性安全关系之间的选择。

在答疑环节,刘江永老师回答了有关日本安全发展外交政策与地区角色的发展前景、日美之间是否存在历史认知问题、我国软实力的构建对国际舆论环境的作用、美售台武器及日本政策对台湾问题的影响等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