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动态 > 正文

讲座回顾丨“日本学研究智库大讲堂:国际局势变化与中日关系”线上系列讲座”(第五讲)|新冠疫情下的中日经贸新变化

【来源: | 发布日期:2020-09-26 】

日向裕弥

(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北京事务所副所长)

嘉宾简介:日向裕弥(ひなた ひろみ),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北京事务所副所长。2002年获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MBA学位。曾负责日本电子制造企业亚洲·中国区域业务,2002年加入JETRO。先后在JETRO大连事务所(2004-2009年)、上海世界贸易博览会日本馆(2010年)、JETRO海外调查部中国北亚课(2009-2016年)任职,2016年起任现职。代表著作有:《中国ビジネスのリスクマネジメント戦略》(共著·JETRO·2013年)、《2020年の中国と日本企業のビジネス戦略》(编著·JETRO·2015年)等。

:9月24日,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北京事务所日向裕弥副所长做客“日本学研究智库大讲堂ーー国际局势变化与中日关系”线上系列讲座,分析了新冠疫情下的中日经贸关系。

一、中日经贸关系

(一)40年的中日两国经贸总体情况

据JETRO和日本财务省的统计数据,中国改革开放40年(1978-2019)来,日本是中国最大投资国,累计在华企业共5.2万家;2019年两国贸易额为3000亿美元,是1978年51亿美元的60倍。

(二)日本对华非金融类直接投资情况

第一,日本对华直接投资40年间大致经历了4次高峰:1985-1989年、1992-1996年、2002-2005年和2009-2012年,共3万家企业来华投资,创造了约1000万个就业岗位。在华日企供应链本地化率达69.5%,居日本在外企业本地化率之首。

第二,日本在华企业扩大规模情况。据JETRO2019年的调查数据,2011-2019年,中国一直居在外日企扩大规模的首位;越南居第二位。

第三,中国对日企的吸引力情况。据2019年的JETRO调查,市场规模和发展空间是对日企最大吸引力所在。

(三)中日两国贸易相互依存度

第一,中日贸易依存度。据中国海关2019年统计,日本是中国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国;据日本财务省统计,自2002年至今,中国连续18年为日本第一大进口伙伴国。

第二,中日两国货物贸易构成情况。中国对日出口货物中,前三位分别是移动电话、电脑及复印机和服装类;日本对华出口货物中,前四位分别是集成电路和半导体类、乘用车、机械类、化学品。

二、疫情下在华日企的商业与经营模式变化情况

据华东地区日商俱乐部关于在华日企是否改革商业模式的调查,约6成以上企业表示不会改变;约4成表示将考虑调整(其中7成表示将改革“销售战略”)。

(一)无改变商业经营模式计划的企业占比为62%。主要回答有:暂无法判断,未受疫情影响,客户要求,中长期战略不变,暂无法开展当地产销一体化,疫情前已有预案。

(二)准备改革商业和经营模式的企业占比为38%。主要原因及措施包括:改革销售和经营模式;改革人才和劳务制度,加快人才本地化;改革产业链配置和生产模式,加快构筑中国本地产销一体化体系。此外,调查显示9成在华日企业无将中国生产基地转移至他国意向;大部分在华日企的商业和经营方针无变化或尚无计划。

(三)疫情下计划扩大经营和生产规模的企业情况——以大连为例。防疫和医疗用品、电子商务、服务外包领域的在华日企,对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先实现复工复产的国家,抱有十分乐观的前景。而且,疫情下新增对华投资的丰田、本田等汽车行业和卫生保健行业部分企业,因中国市场的新机遇大规模扩大在华投资。

三、疫情对在华日企的影响

(一)疫情下日企面临的主要困难

据JETRO问卷调查,日企目前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来华签证管理严、机票难买和人员往来难。在疫情的不同阶段,面临的主要困难有:

1.感染扩散期(1-2月):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用品不足,及地方管控措施与中央及省级部门管控要求的一些不一致。

2.感染缩小期(2月下旬-3月),物流困难及其对供应链的影响;签证和居住许可手续办理困难等。

3.经济恢复期(4月以后),航班数量管制,导致企业职员往返困难;中国工厂的复工率恢复缓慢;健康码防控措施不便。

(二)疫情对日企2020年利润影响(同比)

据华东地区日商俱乐部7月的调查,华东地区日企认为疫情将对企业利润造成负面影响的企业高达76%,认为几无影响的占17%,认为疫情会提升企业利润的占7%;在湖北省日企认为将受到疫情影响而利润下降的比例为79%。

另据华东地区日商俱乐部2020年6-7月的问卷调查,疫情影响企业收益的主要因素是中国国内需求变化:(1)收益下滑的主要原因是中国国内市场需求减少;(2)收益上升企业的主要原因有:防疫用品和远程办公相关领域的需求增长、经费削减、中国政府的社会保险减免政策等。

四、总结

第一,日本企业对华持续投资与中国的产业结构升级紧密相关,日中贸易将随之扩大,两国贸易关系也会随之更加紧密

第二,新冠疫情对在华日企利润的最大因素是中国内需的变化,7成企业计划改革销售模式

第三,小部分在华日企有供应链改革和生产基地转移计划,但仅限于个别领域或行业,本地产销一体化改革趋势加速。

互动环节,日向副所长还就部分日企撤离中国现象中美贸易战对中日企业合作和双边贸易的影响中国企业对日投资情况等问题做了详细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