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动态 > 正文

回顾丨中日人文讲堂(一)从陶晶孙谈创造社的“受胎”说和大正教养主义

【来源: | 发布日期:2021-09-29 】

在北京外国语大学80周年校庆之际,北京外国语大学日语学院、北京日本学研究中心推出“中日人文讲堂”。9月24日下午,首次讲座于日研中心三层多功能厅正式开展。

讲座概况

本次讲座的题目是“从陶晶孙谈创造社的‘受胎’说和大正教养主义”,由曾任北外日语系主任、日研中心主任的严安生教授主讲。日语学院院长、日研中心主任周异夫担任主持人,日语学院副院长、日研中心副主任熊文莉为与谈人。校内外师生积极到场进行交流学习。

讲座进行时

严安生教授首先从自己的日语学习经验和留学经历谈起,以丰富的文字实例和幽默风趣的语言讲解分析郁达夫和郭沫若的作品,向各位老师同学分享了自己对于大正教养主义的见解,探讨中日关系的新局面。重点讲述了其本人的著作《陶晶孫ーその数奇な生涯もう一つの中国人留学精神史》中的具体实例,介绍了创造社的“受胎”说和日本旧制高等学校的基本情况。在讲座中,严教授亲切地向同学们提出问题,同学们也积极做出回答,整场讲座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接近尾声。


交流探讨

严教授的讲解结束后,周异夫老师和熊文莉老师对本次讲座进行了小结、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并表示“中日人文讲堂”为大家提供了很多可以进行研究、探讨的空间,希望通过这一系列讲座,老师同学们可以相互交流、拓宽视野、有所收获。


严安生教授主要著作

《灵台无计逃神矢:近代中国人留日精神史》、陈言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8年

《灵台无计逃神矢》一书描绘的是清末留学热潮中一代留日青年的青春群像。作者从他们的留学动机入手,直叙到达日本后的惊叹和羡慕之情,以及在日本受到的歧视和侮辱,更有日俄战争期间的忧虑和不安,进而透析中日两国制度不同、文化差异所带来的文化摩擦。在充分驾驭详实资料的基础上,探讨了中国人“轻日”、“师日”、“仇日”、“知日”的过程和渊源。作者把自己与当时的留日学生融为一体,在批判性地讨论当时的留学生的同时,也吐露了自己的心声。他那充满激情的笔触背后,是对鲁迅忧国忧民思想的继承。本书荣获第九届“孙平化日本学学术奖励基金”译著类一等奖。本书日文版『日本留学精神史 近代中国知識人の軌跡』1991年由岩波书店出版,曾先后获得第19届大佛次郎奖和第4届亚洲太平洋奖。


『陶晶孫 その数奇な生涯ーーもう一つの中国人留学精神史』、岩波書店、2009年

清朝末期の日本留学第一世代の、反清革命に燃える激動の青春群像を論じた前著『日本留学精神史-中国近代知識人の軌跡』の続編。中華民国建国後に日本で学んだ郭沫若らエリート留学生の悩める青春群像を、陶晶孫という忘れ去られかけていた人物を軸に浮かびあがらせ、現代中国の形成および日中交流史に大きな足跡を残した留学第二世代の姿を描く。二〇世紀前半の中国文化界における「大正教養主義」ないし西欧的ヒューマニズムの正負の影響を論じ、激動の時代の精神史を捉えた力作論考。日中双方の資料を読みこんだ上での意欲的考察であ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