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动态 > 正文

讲座回顾丨“日本学研究智库大讲堂:国际局势变化与中日关系”线上系列讲座”(第二讲)|当前中日经贸关系的新变化与东亚合作的未来

【来源: | 发布日期:2020-09-13 】

姜跃春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经济外交与安全研究中心任)

嘉宾简介:现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世界经济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经济外交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习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兼任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学会常务理事、中国日本经济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常务理事、中华日本学会常务理事等职。长期从事日本问题和世界经济问题研究工作。


按:9月3日,姜跃春老师做客“日本学研究智库大讲堂——国际局势变化与中日关系”线上系列讲座,分析了“去中国化”趋势下的中日经贸关系走向和新形势下两国在东亚区域的合作前景与机遇。以下将主要内容与大家分享。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对国际关系、世界经济以及整个国际形势都造成了严重影响,并在这一过程中出现了“去中国化”现象。本讲主要探讨四个方面:(1)新冠疫情对全球“供应链”的冲击及影响,(2)日本与美国“去中国化”的新动向和差别,(3)“去中国化”对中日经贸关系的影响,(4)在新形势下东亚、东北亚未来的合作前景。

一、新冠疫情强烈冲击全球“供应链”

在价值链、供应链和产业链中,新冠疫情对供应链的冲击最为明显。在未来或将呈现以下趋势:一是供应链“区域化”程度有所提升,产业向东亚、北美和欧洲三大制造业中心集中;二是产业链“多元化”势头不减,新冠疫情促使跨国公司向多元化经营方向发展,以降低对单个国家或地区的过度依赖;三是价值链的“扁平化”趋势将上升,发达国家限制高新技术的过继转移,新兴市场国家通过引进技术实现“弯道超车”的几率将会有所降低。

二、日本的“去中国化”新动向

首先,日本政府出台政策支持日企撤离中国,将投入2435亿日元用于日本企业撤离中国。其次,日本政府倡议构筑日印澳“供应链弹性联盟”,以减少对中国依赖。再次,加速CPTPP扩员行动,但未涉及中国。

三、日美“去中国化”的性质有别

虽然日美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去中国化”现象,但其性质不尽相同。一是美国是全面对华“脱钩”、回归“冷战”,日本有“跟美”的一面,但更多是产业结构的内外调整。二是美国是对华战略的根本性调整,日本更多是“中国+1”战略的2.0版。三是美国对华政策的改变是根本性的,日本政府的调整是有限的、慎重的。

四、 “去中国化”对中日经贸关系的影响

首先,对两国经贸关系影响总体有限。首批从中国迁出的日本企业只有87家。其次,中国的市场魅力依然存在。中国是日本的主要出口国,日本难以割舍中国市场。再次,对抗中国的所谓“供应链弹性联盟”,目前仅处于“画饼”阶段。总之,“去中国化”并非易事。

五、新形势下中日在区域合作中面临的挑战

中日在整个亚太区域合作当中都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但在未来的区域合作当中也面临着一些挑战。一是中国是否加入CPTPP,二是印度是否加入RCEP,三是如何解决中日韩合作中的日韩关系困境。总而言之,中日合作是解决区域合作困境的重要途径。

六、政策建议

我国所面临的政策环境有两大重要因素:中美博弈和新冠疫情。未来如何经营好周边关系,降低外部威胁和不确定性将是我国政策选择的重要基本点。一是加速国内产业链调整和升级。二是推进内外两个循环和对外经贸的多元化布局。三是加大在周边国家产业布局合作。四是通盘考虑、积极推动区域各层次合作。

在答疑环节,姜老师回答了有关安倍首先宣布辞职后日本首相接班人及政策走向,后安倍时代中日两国的经贸合作前景,中日韩FTA和“一带一路”建设对接等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