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研究 > 学术动态 > 正文

讲座回顾丨“日本学研究智库大讲堂:国际局势变化与中日关系”线上系列讲座”(第一讲)|中美博弈与对日战略的思考

【来源: | 发布日期:2020-09-02 】



嘉宾简介:1986年以来长期从事国际问题研究工作,曾先后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中国改革开放论坛工作,研究领域包括:美国外交政策、中美关系、亚太安全机制研究等。2011-2017年,任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秘书长,从事对外文化交流工作。

按:8月27日,丁奎松老师做客“日本学研究智库大讲堂:国际局势变化与中日关系”线上系列讲座,分析了新形势下的中美关系和中美博弈框架下展望中日关系。以下将主要内容与大家分享。

中央历来高度重视稳定和发展中美关系,并希望在稳定的中美关系框架内发展中日关系,共同促进亚太地区和平发展。主要讲四个方面: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中美关系演变成战略竞争的国际背景和美国国内因素,中美战略博弈的四个方面,中美博弈背景下的对日战略思考。

01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

首先,中央一直非常重视中美关系,认为它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一是因为它是唯一超级大国,在可预见的未来,看不到美国绝对衰落;二是因为美国对于世界格局的影响力和对二战结束以来世界秩序的掌控力仍未绝对下降。

其次,美国是中国崛起进程中最大的外部因素。某种程度上讲,中国崛起进程能不能顺利完成、能不能以和平方式完成,稳定的中美关系是决定性因素。但特朗普试图改变40多年来的中美建设性关系,对华战略竞争和全方位博弈,对中国和平发展形成重大挑战。



02中美走向战略竞争的国际背景与美国国内因素

(一)21世纪以来的中美实力差距缩小及世界秩序多极化嬗变是加速中美关系发生质变的重要时代背景

首先,9.11事件后美将战略重心转向反恐,深陷越反越恐泥潭。据统计,美国在中东、西亚几场战争中阵亡军人达7000人,花费约6.4万亿美元,超过日本GDP总额。其次,2008年,始于美国的国际金融危机导致其经济元气大伤。2008年到2016年,美国的GDP平均增长率为1.32%。2017年特朗普入主白宫,对外大打贸易战,但去年贸易赤字仍为5768.65亿美元。再次,经过40多年改革开放,中国主动融入世界谋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据IMF去年年底测算:到2024年,中国经济总量将达美国的82%。以此估算,到2030年左右大概率可以和美国比肩。

总之,世纪之交迄今,美国深陷中东反恐战争,眼见中国崛起而难顾,难以主导世界格局百年巨变和多极化嬗变,对执世界未来牛耳的亚太战略格局变化的焦虑愈加明显。

(二)美国国内分配不公,贫富差距扩大,民粹主义和右翼宗教势力兴起,使政治极化凸显,“冷内战”加剧。

首先,美国国内社会分配不公愈演愈烈,贫富差距越来越大。1980年美最富的1%的人口税前收入占国民总收入是11.2%,2019年达20.5%;而社会下层50%人口的税前收入占比从19.7%下降至12.7%。其次,国内社会矛盾激化导致民粹主义泛起。其次,近年来,贫富差距等社会矛盾积聚,导致美国左右极端势力不断发展,这次美国大选反映了两股思潮碰撞,结果指向了国际社会。再次,美国基督教福音派右翼对社会思潮保守化是推动对华意识形态外交重要推手。本届美国政府是宗教色彩最浓的一届。



03中美博弈的四个方面与对中美关系发展的评估

首先是中美博弈的四个方面:(一)中美经贸科技博弈是中国崛起进程中的一场遭遇战,表面是经贸博弈,实质是体制道路之争;(二)美国外交高度意识形态化,强调美国与中国“马列主义集权体制”势不两立;(三)强化与中国地缘战略博弈,打“印太战略”牌,企图将中国崛起影响遏止在亚太地区;(四)总统大选使民主、共和两党都将中国视为政治争斗抓手,处在十字路口的中美关系持续恶化。

其次是对中美关系发展的几点评估。第一,美国大选形势尚不明朗,但对华政策战略取向已清晰。一是不再“欢迎一个稳定、和平与繁荣的中国的崛起”,谋求对华战略竞争,且是美两党共识。第二,特朗普在大选不利情况下,会激化与我在台海、南海矛盾,挑起中国与周边国家矛盾。第三,美国要保持超级大国地位必会平衡国内发展和国际战略,解决国内矛盾和发展问题;这是中美关系未来发展的机遇之窗口。

04中美博弈背景下的对日战略思考

在中美战略博弈激化并呈长期化背景下,需进一步夯实中日政治互信的基础,努力推进亚洲和平发展愿景。

(一)要在中美日关系框架内,客观面对中日关系的三个现实。

首先,要客观认识中日地缘政治现实:日本是中国近邻,既有很深的渊源,又存在历史、领土等问题。二是日美是同盟,面临中美博弈时,日本选择拉近与美国关系,同时保持中日关系灵活性。三是在可预见的未来美国仍将是亚洲和平发展最重要的外部因素。中日关系发展很难摆脱中美关系而独立发展。

(二)努力夯实政治互信,推进“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

一是中美博弈激化必会冲击中日关系,近来日本对华小动作频频,是其对中美关系紧张的必然反应。二是要维护和平发展大局,夯实政治互信,清晰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不为中美关系短期内走弱所左右。三是在亚洲和平发展共识基础上,以亚洲经济合作为重点,推进中日与地区国家共同推进RCEP等的发展。

总之,中美关系是大局,中日美关系是我们必须要注意维护的三边关系。在可预见的未来,中美博弈可能会更加激烈,同日本以及我们的其它亚洲邻国外交对中国具有十分重大的战略意义。

在答疑环节,丁老师回答了中美日关系发展前景、日本政局变动与对华政策、中国对发展对日民间交流、赴美留学、日语学习等提问。